今年四月初的某一天,在家中差點滑倒而雙手撐住,整個人大弧度往後仰,所幸未失足跌倒碰撞,未料,開始輕微的背痛,起初不以為意,隔三天才到中醫診所報到復健貼藥膏,讓跌打師傅「喬」了兩次,加上醫師叮囑氣血不通,所以要多加活動和運動,氣血一旦順暢即可痊癒,也不需要服用藥物。經過一至兩個禮拜,還是覺得不是很舒暢,這段期間保持天天運動,除了在家做一些有氧運動外,另外會再到家中附近的小學慢跑,每次慢跑400至600公尺左右,整個人缺氧,腦袋幾乎可以是用「快爆開」來形容,眼壓高,感覺像是眼睛也彈出來,周邊不少人都說「妳就是太少運動才會這樣」。四月底開始服用藥物,未見好轉。

 

五月初左右,開始陸陸續續向公司請假,背痛不能減緩,又換到大醫院的中醫部,中醫師把脈推斷:壓力太大。因為我所描述的症狀除了背痛,也向醫師表明近日事情較多,睡眠容易不充足,常常睡幾小時就無法再入眠,起初中醫師調配的藥物很有效果,隨著我不斷地逼自己一定要天天運動後,這份藥已經起不了任何止痛的症狀,孫先決定五月底帶我露營,我們也猜測可能壓力太大需要散心。很不巧,居然在五月22左右閃到腰,痛到無法自行躺臥或起身,當時也沒多想,很單純認為「閃到腰頂多三、五天就痊癒,月底的露營還是要照去」,誰知道要出門玩的前一天我仍無法彎腰,一點點都無法。還好露營的物品準備和搬運,都靠孫先獨立作業,去露營還遇到大雨,帳棚還漏水,我只要幫忙準備煮東西,那兩天的旅遊心情很愉悅,但背痛和腰痛並未因為心情而減緩。回來後我接著到秀傳復健科看診,每個禮拜三至四天的復健,有時復健完會覺得相當舒暢,晚上很好睡,有時候則是行走困難,

 

同事們建議我到大醫院健康檢查,甚至懷疑是不是長瘤,疼痛處位於胸椎。六月初左右,很緊張到秀傳掛乳房攝影,報告出來後未發現異常,接著又開始復健、吃藥、請假,坐也不是、躺也不是,但我仍逼自己去運動,有時候孫先會讓我去打個麻將娛樂,因為打麻將的時候竟然絲毫不會疼痛,我想「打麻將」當復健好了;可不知為何,打完後疼痛感更劇烈,兩次後就不再去打麻將娛樂。接著,每日睡覺時間不超過兩小時,就算是平躺,睡醒手也會麻,更別說側睡;煮菜的時候右手居然無法拿起鏟子,有時候右腳甚至無法行走,每天要靠孫先按摩右腳,不過也會有碰不得的時候,嚴重時,連觸碰到右腳都會覺得疼痛和痠麻,平均一小時抽筋三至五次。直到六月十日那個周末,在馬桶上要小便,竟然解不出來,使了好大的力氣才緩慢解出,更別說二號,五天不解也不奇怪。

文章標籤

Hsin孫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